豔女的悲哀:當小三背債、嫁富商被性虐待



Amber最自豪自己的身材,也很敢賣弄性感。她覺得自己可能散發的氣質太狐狸精,以致於吸引一堆爛男。(攝影/劉耀勻)

28歲的Amber(化名),最自豪D奶、23吋細腰的好身材。來自南部的她一直有星夢,穿衣也愛刻意展現曲線。她覺得因為自己外型有狐狸精的fu,讓她成了爛男吸鐵,「我當人家小三當了五年,還背了一身債。嫁到馬來西亞又被虐。」Amber二十歲那年,在網路上認識了大她十歲的公務員男友,交往四個月後,才知道他有老婆、小孩。「我們那時候同居,我還幫他帶小孩,他總是說他老婆根本無法激起他的性慾!他只喜歡我的身體。」Amber有戰勝大老婆的成就感,導致小三路愈陷愈深。

後來公務員男友賭博欠很多錢,又愛上酒店,求她用信用卡幫他借錢還賭債,「我看他帶個小孩又要養媽媽很可憐,就幫他借了。但後來愈借愈多,最後變成我為了他背了四十幾萬的卡債,最賤的是他不知感激後來還一直劈腿…。」撐了近五年,Amber下定決心分手。因為太怨恨,她故意想墮落,「我跟朋友去當傳播妹,認識了一堆亂七八糟的朋友,他們都窩在我家嗑藥。那時候追我的人還是很多,大家有fu就可以上床,我覺得反正沒差了。」


Amber當小三後有憂鬱症,想墮落時,就自我放棄亂玩亂用藥。(攝影/劉耀勻)

本來已經放棄愛情,一次她在網上又認識了一個馬來西亞華人富商,「他訂好機票叫我飛去找他,吃住都他安排,我心想順便可以散心就去了。」Amber與馬來西亞華人交往三個月就閃婚,「他特別飛來台灣提親,還說要幫我還卡債。」Amber原以為可以嫁到馬來西亞當少奶奶,怎知又是另一段夢靨的開始。「我有憂鬱症已經很難入睡,他還夜夜要我陪他看A片。我一頂嘴,他就恐嚇我說要跟警察講我在嗑藥,叫馬來西亞警察來抓我。我說要離婚,他竟把我軟禁在家中,護照、簽證、鑰匙都藏起來。」


回到老家,Amber想重新開始,卻又想要報仇,對前男友及前夫提告。依然走不出低潮。(攝影/劉耀勻)

最令Amber受不了的是,前夫每天中午公司吃飯時間一到,就會回家硬要Amber跟他做愛,因為她身體根本不興奮又被硬上,常常破皮受傷。「偶爾就算了,真的是每天都這樣,我聽到開門聲就發抖…。」後來是有一天前夫出門時忘了把Amber的鑰匙收好,「我先找出我的護照那些,衣服只拿了幾件就像逃難似地奪門而出…。」Amber講起往事,有時候像在背書,「現在我在告他們。」Amber告公務員男友及前夫恐嚇、毀謗等罪。這些片段她已經對著法官講過很多次了。「我一直是想要過平靜生活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總是搞到慘烈…。」

(撰文:楊筠 原載於壹週刊532期)

本文出處:http://www.nextmag.com.tw/breaking-news/life/20151024/28697735